“花燕子”岑子杰:我是“头牌”我怕谁

  • 作者:匿名
  • 日期:2019-11-01 10:57:29
  • 阅读量:684

摘要:在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前夕,习近平总书记专程前往中共中央北京香山革命纪念地,瞻仰双清别墅、来青轩等革命旧址,参观香山革命纪念馆。中共七届二中全会闭幕后,毛泽东同志向全党发出进京“赶考”的号召。194

温馨提示:岑子杰是一个容易引起极度不适的人...

在普通电视上看到岑子杰,是这样的:

但是,事实上,他...

……

毫无疑问,以上照片都是岑子杰拍摄的...

岑子杰女士是香港反对党“人民阵线”的召集人。他不仅喜欢“重品味”,还以给香港带来灾难和混乱的手段令人们厌恶。

稍加梳理就会发现,自今年3月以来,每当“民主阵线”发起的“反修正案”示威和集会适用时,只要“岑子街”宣布活动结束,抗议者就会当场变成暴徒。所有这些以和平示威名义发起的示威和集会都以街头骚乱和恐怖袭击告终。

“当这是你的家!脱下半身像的其余部分,或者也脱下半身像是可以的。”

这是岑子杰在成为香港反对派组织“人民阵线”召集人之前对一名访问香港的女记者说的话。

岑子杰口齿伶俐,从小就对男人有性偏好。他在高中时透露了自己同性恋的身份。由于“同志”身份造成的自卑心理、对未来生活的恐惧和糟糕的学业成绩,岑子杰于2006年高中毕业后加入了“人民阵线”下的性少数组织“彩虹行动”(Rainbow Operation)。岑子杰认为,“同性恋运动是为自由、平等和不歧视的人权而战,而社会运动是为人民的政治权利而战,二者之间有着不可避免的联系。”正是由于这种人权立场,他为未来向社会和政治运动过渡埋下了种子。

岑子杰经常“为自己说话”,为同性恋者争取平等、自由和尊重,要求社会满足同性恋者的要求和期望,积极为同性恋者争取平等权利,他非常重视自己的个人形象。近年来,他成功地塑造了一个体面而自信的绅士形象。然而,岑的亲戚透露,他在生活中是一个真正的“两面派”和“伪装者”。

2013年,岑子杰(妻子)和国泰航空公司空姐加伦觉(丈夫)在美国纽约登记结婚。当他们在香港铜锣湾举行婚礼时,岑的前男友潘一天(网名“天丰”)是彩虹行动的骨干成员。婚后,岑子杰没有忠诚的概念,不愿意接受法律和道德底线的限制。频繁往返国际航线的加伦爵一离开香港,岑子杰和潘一天就以工作为由“重续友谊”,一起住在油麻地米尔顿路242号立信大厦7楼D室“彩虹同志社区中心”。

2018年11月17日,岑子杰发起“香港同性恋游行”,呼吁批准公开发行同性恋儿童书籍。立法会“香港独立”议员毛孟静和朱凯迪应邀支持这项活动。为了扩大社会影响力,岑子杰力劝香港浸会大学的男学生黄某(22岁)在走向拥挤的街道时,当众表演“行为艺术”。他一丝不挂,用一根红绳子绑在他的私处,绑在他的腰上,绑在绳子另一端的人道主义栏杆上,左手拿着圣经,右手拿着打火机,当场被警察逮捕。

事发时,“游行同志”的组织者岑子杰刚刚第二次接任“人民阵线”的召集人。尽管他多次公开露面,但他没有提及黄的被捕,而是采取了漠不关心的态度。直到法院做出判决的那天,岑子杰才被舆论强迫出席会议以表示支持。最终,法官判黄犯有猥亵罪,罚款900元,并要求他保留犯罪记录。

“公民人权阵线”的全称是“公民人权阵线”。这是香港反对派在2002年成立的一个特别组织,负责立法反对《基本法》第二十三条。它根据少数反对党的愿望动员其他政党,以整合公众舆论要求的名义,聚集不同社会阶层的人参加示威和集会。这是一个为反对派工作的大型公共关系规划组织。

反对派政党和团体很多,很难统一党内和党内的抵抗方式、路线和意见,导致政党不时分裂和重组。2014年非法“占领中国”失败后,反对党的立场严重分歧。为了防止“民阵”平台被一个政党控制,所有政党的领导人都在争论这个问题,而且总是很难确定召集人。

此时,不出类拔萃的岑子杰引起了“人民力量”、“社会民主联系”、“议会阵线”等反对党的极大兴趣。与许多渴望升迁的年轻干部相比,岑子杰虽然在政治经验上还年轻,但他的党派立场倾向并不明显,反而成为他的优势,这完全符合所有党派“民主阵线”不受一党控制的基本要求。同时,岑子杰口齿伶俐,有同性恋的“彩虹”光环。“性别少数平等权利斗士”的经历完全符合这个职位的要求,这让所有老板放心。

事实上,相比之下,在近年来反对党领袖为“民主派”选出的召集人当中,每届会议基本上有1-2个“性少数群体”,主要是因为该团体成员在“平等权利”斗争方面有丰富的经验,但他们一般来自基层,听话,易于使用,容易被反对党领袖控制。

2015年10月,岑子杰在众多老板的支持和认可下,被同性恋组织的关键成员直接提拔为“民主阵线”的召集人。从那以后,他被“四人帮”的头目黎智英选中,他在香港犯下叛国和混乱的罪行。他向他提供源源不断的黑金支持,并成为黎智英的代理人,直接控制反对派在香港混乱中开展一系列活动。

香港的“反修正案”斗争已逐渐演变成一场社会骚乱。到目前为止,岑子杰控制的“人民阵线”已经申请组织多次大规模示威和集会,并与反对派势力大量雇佣的勇敢组织合作。一个好警察和一个坏警察用和平集会的名义为隐藏在人群中的勇敢暴徒建立所谓的舆论基础,等待采取暴力袭击的机会,然后用“和平与理性”的幌子来掩盖暴徒。岑子杰是最近一系列骚乱的主要组织者和煽动者之一。“民主阵线”是一个“反修正主义”的平台,在这个平台上,反对派力量不断在公开场合带头。

与此同时,西方媒体经常将其描述为一场完全由公众自发的“无大舞台”运动,有意选择性地盲目“无组织领导、无诉求”、“无指挥官”。这是一些西方国家故意实施的政治双重标准战略。其意图是压制中国,败坏其国际形象。

自今年3月31日以来,岑子杰以和平示威的名义,控制了“人民阵线”发起八次大规模示威,可分为三个阶段:舆论运动、引发暴力冲击、推动暴力继续升级。

第一阶段:以和平旅行的名义,为“包围立法会”行动建立舆论。

3月31日、4月28日、6月9日和16日,民阵发起了四次“反修正”示威。岑子杰高调威胁:“如果(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通过《逃犯条例》,它将动员公众包围立法会。6月26日和27日(修订立法的投票日)将是最后一场战争。”关于6月9日晚上对警察的暴力袭击和瘫痪城市交通的暴乱,岑子杰明确表示,“6月9日晚上暴力袭击警察的示威者不是暴力狂人”,并试图为暴乱者洗刷罪名。

第二阶段:包庇纵容勇敢组织暴力袭击立法会,围攻联络处。

7月1日,布隆迪民主阵线发起了第五次反修正案示威。尽管遭到警方的反对,岑子杰还是以“游行过程中没有示威者制造混乱”为由,在游行被带到立法会后,立即强迫游行到立法会宣布活动结束。这促使现场勇敢的暴徒更加肆无忌惮地袭击立法会,暴力闯入大楼,肆意砸楼,对大楼内的财产和设施造成严重破坏。

7月21日,民阵发起了第六次“反修正”示威。示威的最初目的地是海军部。其后,警方要求目的地为湾仔卢押道,不得进入金钟。布隆迪民主阵线提出的上诉被驳回。岑子杰对上诉结果不满,威胁说他们“无权阻止”群众“巧合地”去海军部看海景,称一旦发生混乱,“这是警方和上诉委员会的责任”。活动开始前,岑子杰甚至表示,“民主阵线”将根据既定地点结束游行,但示威者在活动结束后离开路线时,应与“具有出色安排能力的警察”和“情报人员”核实。

当游行队伍到达指定终点时,岑子杰虽然说“呼吁立即解散”,但后来煽动示威者继续聚集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联络处门前。一大批暴徒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联络处前高呼“收复香港,时代革命”的口号,用鸡蛋和墨水涂污悬挂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联络处的中国国徽,随意在外墙上涂鸦。

第三阶段:支持勇敢的有组织暴徒并为他们欢呼,这有助于暴乱局势升级。

8月18日,民阵以水集会的形式发起了第七次反修正案示威。黎智英和马丁·李到场支持平台,岑子杰和平台一起为这个勇敢的组织欢呼。在现场,他们公开发表威胁性言论,说:“香港人可以是对的,也可以是错的,或者是勇敢的。”

8月31日,在警方事先明确反对的情况下,岑子杰秘密鼓励示威者通过“人民阵线”的社交媒体“自由行动”,继续街头骚乱。在香港,暴徒在那天包围了警察局,损坏了地铁设施,暴力袭击了警察,捣毁了街道,并在许多地方放火。

为了加剧暴力,岑子杰透露,8月29日,他在餐厅被两名蒙面南亚男子用棒球棒袭击。据媒体报道,事发后岑在警员陪同下前往尖沙咀警署发表声明。四小时后,他在警察局外会见了记者,故意贬低警察不完美的表现。他推诿攻击者的动机和他冒犯了谁。岑子杰在大部分骚动中没有受到任何伤害,但他成功地引起了这个话题。“黄色媒体”为周末编造了新闻。

岑子杰的“努力工作”被媒体和网民指责为上演“政治秀”来帮助暴乱升级,这与2004年选举投票前台湾陈水扁的突然枪击事件一模一样。有明显的人为投机迹象。

岑子杰作为“人民阵线”的召集人,一直表示不同意“香港独立”,同时也称之为“尊重不同立场”。他已经表明自己自相矛盾,说错了话。在筹备2019年“民阵”元旦游行期间,支持“一国两制”的爱国团体申请参加。岑子杰坚决拒绝了申请,理由是该团体不同意“民阵”的要求,行为怪异。

然而,在同一天的游行中,游行中展示了港龙狮子旗、英国国旗和印有“香港独立”字样的旗帜。甚至还有主张“台独”的“wtc台湾旗”。岑子杰和其他“民主派”人员不仅视而不见,而且在示威者突袭警察和政府总部东侧时,立即以“香港独立”的身份出现。他们以压制言论和集会自由的名义向警方施压,并威胁要申请司法审查。

更可笑的是,在8月18日“人民阵线”发起的“反修正案”示威中,一向倡导民主和自由的“人民阵线”甚至因为捐款箱与岑子杰的主人“社会和人民公司”之间的矛盾而开始抢劫。这简直可笑。

8月29日上午,约50名香港市民对“人民阵线”组织的频繁示威游行发起抗议,示威游行演变为暴力活动,成为社会混乱的“始作俑者”。岑子杰提前收到了风声。抗议市民一到现场,岑子杰就用扩音器“先向恶人投诉”。结果,抗议市民指责他是扰乱香港的“罪魁祸首”、“暴徒保护伞”和“美国走狗”,然后沮丧地离开了。

在“反修正主义”骚乱期间,岑子杰在“人民解放阵线”的社交媒体上走了一圈,发表了许多煽动性言论,鼓励年轻人勇敢地战斗,大力宣扬“犯法成义”等荒谬异端的理论,诱使香港年轻一代为所谓的民主自由“赴汤蹈火”。

6月10日,“民主阵线”发起的“反修正主义”示威最终演变成街头骚乱,参与者绝大多数是年轻人。香港警方仅从现场逮捕的19名暴徒手中缴获大量工具,包括假记者证、多用途刀、手刀、口罩、眼罩和胶带,证明这是一场精心准备、预谋、有计划和有组织的暴乱。谁在幕后鼓励他们出来?面对外界的质疑,岑子杰辩称,“我真的不能太无情地说出那些选择为香港牺牲的年轻人到底怎么了”。他们默许并鼓励年轻人继续他们的暴乱活动,利用年轻一代作为反对派力量手中的棋子,对香港造成严重破坏。

八月三十一日,大批暴徒袭击地铁王子站,袭击乘客,并立即被香港警方制服。岑子杰借此机会散布政治宣传谣言,谎称警方因血腥殴打而扭断了六名示威者的脖子,激起年轻人的不满,导致9月8日不明身份的年轻示威者放火焚烧地铁中心站入口的事件。

在“反修订规例”的负面影响下,香港旅游业、零售业、饮食业及其他行业的整体表现在最近几个月持续下降。7月24日,岑子杰再次攻击旅游业,以“人民阵线(People Front)的名义发出公开信,恳求香港61个总领事馆和办事处向香港发出旅游警告。对此,社会各界一致谴责岑子杰在引发香港骚乱的同时“自创、导演、表演”,并乞求其他国家向香港发出旅游警告。这显然是蓄意破坏香港经济。截至8月8日,已有22个国家和地区向香港发出旅游提示。

(加拿大将香港旅游警戒提升至“高度警戒”级别)

根据香港财政司司长公布的数据,仅在8月份,来港旅游的人数便大幅下降45%。香港旅游发展局的统计数字显示,仅在7月下旬,来港游客人数就下降了两位数。导游联合会表示,当“零”代表团于8月访问香港时,所有导游都失业了。由于游客减少,许多旅馆被迫降价。湾仔粤海酒店的每日房价从1000港元大幅降至480港元,降幅超过一半。由于旅游业受到严重打击,相关员工难以谋生。八月二十日,将军澳发生大屠杀,失业导游用刀和激情砍人。

早在2016年,岑子杰和“台独”活动人士黄之峰、周挺、罗关聪等人就应邀赴台参加“台独”组织中国民主学会组织的“台湾选举观察小组”,学习如何有效利用街头运动影响政治体制。今年5月,岑子杰还作为嘉宾嘉宾参加了由中国民主学会主办的在线电台节目,发表了一场大型“独立演讲”,以扩大香港“反修正主义”在台湾的影响力。

6月16日,岑子杰与“台独”势力联手发起“反修正案”示威。他对当天在台湾举行“反修正案”集会的三个“台独”组织表示高度赞赏,这三个组织是“台港学生和毕业生逃亡条例关注小组”、“台湾公民阵线”和“台湾青年民主协会”。一方面,“台独”势力被用来进行外部媒体对“反修改条例”的猜测。另一方面,蔡英文通过对《逃犯条例》的曲解,被灌输否定“一国两制”的反华议题,威胁台湾人民对中央政府产生误解甚至恐惧。当然,岑子杰为“台独”势力摇旗呐喊并非毫无意义。据知情人士透露,“台独”势力每月将向岑参提供5万元的财政支持,并在“搞大事”时增加资金。

9月6日,岑子杰通过“人民阵线”的官方账号宣布,他将于9月15日第九次发起“反修正案”示威。第二天中午,岑子杰被邀请到何文田地区“四人帮”头目黎智英的住处。他与李柱铭、何俊仁及其他人涉嫌在住宅内密谋讨论第十五次骚乱的细节,并继续迫使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回应所谓的“五项要求”。

岑子杰右耳戴着戒指,腰间系着彩虹带,提醒各地的人他是“同志”。他最喜欢燕子,说:“燕子离人类很近,但你永远不能养它们。你见过有人养燕子吗?它总是出现在人们附近,当你从屋檐下出去时,你可以看到燕子,但你永远也抓不到它。”

岑子杰自以为逍遥自在,但实际上这只“花燕子”只是黎智英等人控制的工具。当它失去使用价值时,它一定会像折断翅膀的燕子一样坠入无底的深渊...

来源:有原因也有面孔。

流程编辑:吴越

    (作者;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