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绿水青山 环境公益诉讼还须破障

  • 作者:匿名
  • 日期:2019-11-03 15:13:10
  • 阅读量:3051

摘要:为公众守护绿水青山10月10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召开的新闻发布会透露,自2017年7月1日全面实施检察机关提起公益诉讼制度以来,截至8月底,全国检察机关共立案公益诉讼案件204446件,其中环境资源领域

资料来源:经济参考

10月10日,最高人民检察院举行的新闻发布会透露,自检察机关发起的公益诉讼制度于2017年7月1日全面实施以来,截至8月底,全国检察机关共立案204,446起公益诉讼案件,其中54.9%属于环境资源领域。

环境公益诉讼的不断发展在加强生态环境和资源保护、保护绿水青山蓝天方面发挥了巨大作用,也使得环保力量不断壮大。然而,记者在采访中也发现,环境公益诉讼实践中仍存在诸多问题,包括阻力大、调查取证困难、法律规定不完善等。专家指出,这一关系到全体人民利益的制度,仍需继续探索,不断突破障碍。

为公众保护绿水和青山

10月10日,最高人民检察院举行的新闻发布会透露,自检察机关发起的公益诉讼制度于2017年7月1日全面实施以来,截至8月底,全国检察机关共立案204,446起公益诉讼案件,其中环境资源领域112,250起,占受理案件总数的54.9%。

中国一直在不断探索环境公益诉讼。2013年,《民事诉讼法》的实施首次建立了民事公益诉讼制度。2015年实施的《环境保护法》明确规定了社会组织提起环境民事公益诉讼的条件,赋予社会组织提起环境公益诉讼的权利。同年,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两项司法解释,具体规定了环境民事公益诉讼程序。

在地方一级,包括贵州、江苏等地都设立了环境保护法院,许多其他地方也颁布了环境公益诉讼的相关规定。

环境公益诉讼的探索和发展为环境保护做出了巨大贡献。据最高人民检察院数据显示,2017年7月1日至今年8月底,全国检察机关提起的环境公益诉讼案件敦促恢复303.64万亩以上受损农田、林地、湿地和草原,敦促恢复和清除2840多万吨各类垃圾和固体废弃物,推动一批“垃圾山”、“黑水河”和“污染矿山”问题的整治。

中国环保组织公共与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马军(Ma Jun)认为,中国的环境公益诉讼制度是新环境保护法的最大亮点,实际上是协助和处理环境保护领域最困难的方面。“以前,作为环保组织和公众,如果他们想真正负起责任,推动污染企业的整改,他们只能举报或揭发。有了环境公益诉讼制度,环境保护将有一个强有力的起点。”

“刑事案件附带的民事案件过去是人民审判,例如破坏森林。以前,人们只逮捕人,不涉及如何恢复森林。现在通过公益诉讼,相关部门将受到监督,以恢复受损的生态。案件更加合理和完整。”陕西省检察院公益诉讼处处长张宏德表示。

探索创新

许多生态环境领域的公益诉讼具有很高的专业水平。取证过程涉及土地勘查、估价、空气污染等专业领域,这对环保组织和基层检察官提出了新的要求。环境公益诉讼制度也在探索中不断完善。

为了解决取证问题,陕西省人民检察院和西北政法大学共同建立了公益诉讼理论与实践研究基地。他们利用外部大脑进行理论研究、警察培训和案例演示,并在不同城市培养了2-3名专家和教授来指导案件的处理。为了解决专业领域的证据收集问题,江苏省江阴市检察院成立了生态环境保护和食品安全快速检测中心。苏州市人民检察院已初步建立生态环境快速检测实验室,帮助基层检察人员突破公益诉讼中“线索难寻、案件难认定、案件难结案”的难题。

在鉴定费用方面,今年6月4日,司法部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做好环境损害司法鉴定管理工作的通知》。建议在环境公益诉讼中,检察机关经鉴定后可以收取费用。该通知的发布无疑为检察机关处理公益诉讼案件解决瓶颈问题提供了有力支持。

除检察机关外,非政府环保组织在环境公益诉讼领域也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例如,非政府环保组织自然之友(Friends of Nature)据统计,从2011年至今,自然之友已经提起了46起环境公益诉讼,39起由法院提起。特别是2011年云南曲靖铬渣污染公益诉讼案,已经成为推进环境公益诉讼的里程碑事件。

据“自然之友”法律顾问刘金梅介绍,2011年“自然之友”在云南曲靖提起铬渣污染公益诉讼时,直到新《环境保护法》最终颁布,民间环保组织提起环境公益诉讼的法律规定才得以颁布,规定符合条件的社会组织可以对污染环境、破坏生态、损害公共利益的行为提起环境公益诉讼。至此,社会环保组织提起环境公益诉讼的道路豁然开朗。

“我们仍然非常幸运,这离不开我们法律制度的不断完善和专业环境司法听证机构的建立。”刘金梅说道。

在前进之前,我们仍然需要突破障碍。

即便如此,环境公益诉讼之路仍然不容易。记者采访调查发现,环境公益诉讼对许多地方来说仍然是一个“新事物”。检察机关和社会环保组织在实践中仍面临诸多问题,需要不断完善制度和机制,填补相关职能和法律的空白。

一些专家表示,目前环境公益诉讼框架已基本建立,但各省进展不均衡。在一些省份,没有公共福利组织提起环境公益诉讼。

在环境公益诉讼中,由谁来承担专业鉴定费用已经成为一个大问题。虽然国家已经发出通知,检察机关可以对环境公益诉讼案件进行鉴定后收费,但一些专业人士表示,这一制度并不适用于所有地方,对社会环保组织影响不大。

西北政法大学的李记教授说,公益诉讼,特别是在许多生态和环境领域,高度依赖于专业评估。这方面的评估机构较少,成本也很高。法律不清楚谁应该承担费用。

“我们位于西部地区,专业鉴定机构和专家很少,但鉴定是许多案件的关键。有些人不能在本地做,所以他们必须出国。而且成本很高,比如土壤污染,应该是有资质的机构,用专业仪器在不同的点进行土壤分析和证据收集,面积越大,成本越高。大多数时候,检察机关有限的资金根本负担不起。检察机关也很难承担费用,但案件绝对不可能不进一步处理。”Xi安的一名检察官无奈地说。

社会环境保护组织对此更加痛苦。刘金梅告诉记者,自始于2011年的云南曲靖铬渣污染公益诉讼尚未结案以来,八年已经过去了。主要原因是本案为土地污染案件,仅专业鉴定费就要花费100万元。公共利益和环境保护组织负担不起,只能推迟到现在。

诉讼成本也令人担忧。在自然之友提起的常州毒地公益诉讼中,一审判决不仅被法院驳回,而且花费了189万元。高昂的法律费用阻止了许多社会环保组织轻易提起环境公益诉讼。

实施中的困难是常见的。广东、重庆等地的许多检察官指出,公益诉讼往往以执行效果问题告终。如果不能执行,那么公益诉讼就是“水中的月亮,镜子里的花”。“事实上,我们遇到了一个私人工厂污染土地的案例。检察院提起诉讼,法院判决了此案。人们也逮捕了它。然而,这家工厂多年来赚的钱不足以支付土地管理的费用。这一案件胜诉,但损失无法挽回。我们也感受不到胜利的喜悦。”一名基层检察官表示,执行困难在公益诉讼中很常见,一些地区近三分之一的案件执行不力。

专家还指出,在具体机制方面,法律法规不完善,制度和政策存在模糊区域,也存在不同部门和主体交叉、混乱的区域,给环境公益诉讼带来困难。目前,环境公益诉讼案件主要包括几类:检察院提起的环境公益诉讼案件、社会公益组织(﹙ngo﹚)提起的环境公益诉讼案件、公民作为原告提起的环境公益诉讼案件、环境与资源主管部门提起的环境公益诉讼案件,涉及如何将生态损害赔偿与公益诉讼联系起来、如何限制司法与行政之间的联系等问题,最终导致环境公益诉讼轻易消失。

环境公益诉讼案件中补偿资金的处置也是一个问题。马军、刘金梅等专家都认为,许多补偿资金的处理仍存在一些问题,如最终进入哪个账户、资金用在哪里、监管不力等。

中国民事诉讼法学会会长程建玲表示,环境公益诉讼中取证难是一个突出问题。此类案件的证据具有专业性、隐蔽性和时效性,检察机关指导证据收集的制度有待进一步完善。

基层群众建议,建立生态损害赔偿基金可以由政府出资,鼓励社会各界共同投资。该基金可用于受害者判决后无力赔偿的案件的恢复和管理,以真正保护生态环境和公共利益。

一些专家和调查人员还表示,应加快法律法规的修订,明确模糊领域,加大对一些造成严重后果的行为的处罚和赔偿力度,使环境公益诉讼涉及的领域能够有法可依。(记者李亚男·江·陈蓉、李静)

    (作者;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