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脂球》:一幅上流社会的虚伪群像

  • 作者:匿名
  • 日期:2019-11-08 19:10:57
  • 阅读量:3554

摘要:其中莫泊桑所著便是《羊脂球》,也是六篇小说中最受推崇的一篇,莫泊桑因此名声大噪,正式走上文学创作之路。《羊脂球》的故事并不复杂。《羊脂球》一文中,他将焦点集中在逃难的法国人身上,描写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战

作者:拒绝

说到关于人性的经典作品,莫泊桑的《随波逐流》一定在名单上。

作为学生长大后必须阅读的经典作品,《随想曲》绝对是一本陌生的书,也是莫泊桑的名著。《随波逐流》的经典在于人性的展现,人性的展现让人不寒而栗、愤怒,但却无能为力。

1879年,在作家左拉的梅堂别墅里,包括左拉和莫泊桑在内的六位作家以普法战争为背景,各自创作了一部名为《梅堂之夜》的短篇小说。其中,莫泊桑的书是《随想曲》,也是六部小说中最受尊敬的一部。结果,莫泊桑出名了,正式走上了文学创作的道路。

波尔·德·苏夫的故事并不复杂。1870年普法战争爆发后,十名法国人乘马车逃到港口。车厢里有贵族、商人、修女、政治家等等。最声名狼藉的是妓女boule de suif,她曾经被马车里所谓的“贵族”瞧不起。马车被拦在一家客栈里。客栈里的普鲁士军官让波尔·德·苏夫和他一起住一夜,然后让他过去。boule de suif出于爱国主义拒绝了这一请求,但被他的同辈的“贵族”伎俩逼得同意了。最后,这辆马车遭到了一群人的诋毁和轻视。

故事以普法战争为背景,在这场战争中,法国首先向普鲁士宣战,但一个接一个地失败了。1870年夏天,莫泊桑应征入伍参加普法战争,因此他对普鲁士侵略者的残酷和法国军队在战争中的怯懦有着深刻的理解。在《随波逐流》(boule de suif)一文中,他聚焦于逃亡的法国人,描述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暴露了虚伪邪恶的法国上层社会。

“随波逐流”可以使莫泊桑从无名小卒走向成名,这显示了它的魅力。虽然小说篇幅不长,但对每个人物的描述都非常生动,就像《最后的晚餐》中围绕耶稣的十二个门徒一样,每个人都怀上了鬼,充满了意象。

逃亡车厢上的三对夫妇是葡萄酒批发商Loizeau和他的妻子、省议员Carrey Ramadong先生、厄尔·贝尔·德布雷维尔和他的妻子。这三对夫妇碰巧代表着上层阶级的富商、政治家和贵族。伯爵夫人旁边坐着两个修女,读着圣经,表情富有同情心;修女们对面是boule de suif和民主党的Cordet,而Cordet是一个酒鬼和一个假革命者。

这群人看起来都是杰出的人物,但是当他们面对苏伊夫堡时,他们都显露出他们虚伪的本性。商人卢瓦佐、参议员凯利·拉马东和厄尔·贝尔·德·布雷维尔得知布尔·德·苏夫不同意普鲁士人的要求后,变得不满意。他们逐渐把一切都归咎于波尔·德·苏夫,认为她阻碍了一群人的逃跑。在这一点上,在逃亡的前面,爱国主义消失了,波尔·德·苏夫成了一个为了利益而牺牲自己的象征。在这三个男人的把戏面前,他们的妻子扮演了重要的推动者的角色,说服布勒.德.苏夫以一种更温柔的方式牺牲自己,让女人更了解女人的心。“直到晚餐,女士们都很乐意向她展示一副和蔼的样子。目的是增加她的信任和服从,除了给她提建议。”

民主党人科尼代特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革命骗子。他沉迷于波尔·德·苏夫的美丽,被拒绝和她过夜。因此,当他知道普鲁士人想和波尔·德·苏夫过夜时,他非常生气。然而,面对其他急切劝说波尔·德绥夫的人,他不敢表达任何反对意见,怯懦使他保持沉默。

修女和她们的女儿代表了一群整天祈祷的人,在公众眼里她们认为自己是纯洁的。然而,在说服波尔·德·苏夫服从普鲁士人时,他们并没有落后,甚至用上帝的语言来欺骗这位善良的女人。"你认为上帝允许所有的方法,当动机是纯洁的时候上帝会原谅吗?"“谁能怀疑这一层,夫人?一个人认为应该受到谴责的行为往往会变得值得称赞,因为这种行为会让人有这样的感觉。”

如果这个故事以博尔德·绥夫的服从戛然而止,那么它可能不会成为这样的经典。波尔·德·苏夫和普鲁士人一起过夜。马车再次踏上逃亡之路后,马车上的人回到了他们原来的状态——拒绝与隋夫boule de suif有任何接触,仿佛害怕损害他们的好名声,仿佛隋夫boule de suif的妥协不是他们的主意,仿佛只有隋夫boule de suif才是肮脏可耻的。就连痴迷于波尔·德·苏夫美貌的科尼代特也选择与她保持沉默。

在这样一个群体形象中,只有博尔德·绥夫才是正直的人。当每个人都被比作妓女时,人性就黯然失色,成为上层阶级无法形容的耻辱。但这也是普法战争时期法国上层社会的真实情况。

妓女不是衡量性格的一个词,但是“上层阶级”永远不会理解它。卑鄙成了卑鄙者的通行证,但无助的小人却找不到解决的办法。(拒绝)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甘肃11选5开奖结果 香港六合下注 幸运农场下载

    (作者;匿名)